龚琳娜说自己是幸运儿

图片 1

不论当年的神曲《忐忑》,还是前段时间对王菲演唱会发挥失误直言不讳的批评,歌唱家龚琳娜总是能以其鲜明的艺术风格和严谨的敬业精神,让人刮目相看。从5岁登台独唱,到蜚声世界乐坛,龚琳娜在中国民族声乐界走出了一条特立独行的路,注定留下不一样的印记。

学生时代一直是幸运儿

5岁那年,还在上幼儿园的龚琳娜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登台独唱,曲目是《我的愿望》,第一句歌词就是“我有一个愿望,长大当个歌手”。

热爱唱歌的龚琳娜6岁进入贵州老家的一座少年宫,课余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一待就是10年。在这里,龚琳娜遇到了对她的艺术观念产生巨大影响的钟德芳老师,龚琳娜称她为钟妈妈。“我的家乡位置偏僻,但是钟妈妈的思想非常开明,她不仅请来侗族、苗族的老师教民歌,还请来专业老师教戏曲。”龚琳娜说,“我喜欢的歌,不论是港台歌曲还是动画片里的歌,只要我学会了,钟妈妈就给我机会上台唱,这渐渐巩固了我对音乐的兴趣和信心。”敢于、乐于、善于尝试新鲜事物,并将其快速转化到舞台上,这种能力对龚琳娜来说,是从小锻炼而来的。

龚琳娜说自己是幸运儿,在学习阶段遇到了好老师。在读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和中国音乐学院的7年间,龚琳娜结识了与钟妈妈同样思想开明的邹文琴老师。“邹老师是大家闺秀,典雅高贵、为人正直,她要求我声音一定要干净。”龚琳娜说,“我遇到的老师都因材施教,不压制学生,这对我的成长非常关键。”

从世界音乐到“艺术音乐”

读书阶段一向幸运、很受老师喜爱的龚琳娜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进入专业院团,成为职业歌手。然而,龚琳娜感受到的却不是实现梦想的快乐,反而是迷失自我的茫然。“当时国内的剧院、音乐厅很少,歌手主要是在晚会上唱歌。晚会歌曲的风格、内容,歌手的造型、表演等都是规定好了的。学生时代的自由歌唱没有了,我一下感觉没有路了。”龚琳娜说。

就在这个时候,老锣走进了龚琳娜的生命。

那是2002年,热爱中国音乐的老锣正在寻找合适的中国音乐家一起合作,他欣喜地发现龚琳娜是位潜力很大的歌手。于是,龚琳娜、老锣加上另外两位中国音乐家和两位德国音乐家,组成了五行乐队,在国际舞台演唱原创音乐。

五行乐队在欧洲的演出很受欢迎,龚琳娜终于有了唱专场音乐会的机会。“这种演出很锻炼人,要唱满90分钟,从曲目创作、编排到和乐队的配合,都是我以前很少体验过的。”龚琳娜说。

几年下来,五行乐队举办了很多专场演出,也参加了许多世界性的音乐节。然而,这仍无法满足龚琳娜内心深处对音乐的追求。“五行乐队主打的是世界音乐,强调特色、民族性,而我向往的是艺术音乐,艺术音乐是古典音乐的概念,强调作曲、结构、音乐逻辑、艺术质量和高超的技巧。”龚琳娜说,“艺术音乐也可以有多种风格,但不论唱什么,都应该把艺术性放在第一位。”于是,中国新艺术音乐的概念呼之欲出,《忐忑》《静夜思》《山中问答》等,都是这个概念下的产物。

龚琳娜这样解释她与老锣醉心的中国新艺术音乐:所谓“新”指的是原创,不是单纯改编传统民歌,更不是随便找几件罕见的乐器抓噱头;“艺术”,自然是指对音乐品质的坚守;而“中国”,指的是从作曲到演唱,其根基都是中国文化。“我是中国的歌者,我要为中国观众歌唱,国内大剧院、音乐厅的大量修建,也为实现这个愿望创造了条件。”怀着这样的想法,已经在欧洲音乐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龚琳娜,在2010年回到了中国。

中国音乐需要更多支持

就在龚琳娜决定回国的时候,《忐忑》在网络上火了起来。龚琳娜说:“《忐忑》的网络走红不是营销行为,在当时国内原创音乐状况不理想的背景下,原创的《忐忑》引领风尚并不意外,‘神曲’的称号也不是贬义词,它代表着中国审美所追求的某种神韵。”

然而,《忐忑》的火爆迅速引来了一批并不高明的模仿者,把“神曲”的审美趣味引向了滑稽、搞怪。而探索中国新艺术音乐的龚琳娜,也并没有因几部作品的走红而得到足够多的在剧院、音乐厅演出的机会——因为那太烧钱了。“去年,我做了几场音乐会。为了艺术水平不打折,音乐家、剧场、灯光、舞美等每个环节都需要大量资金,即便每场卖满,也不够收回成本。我突然意识到,搞古典音乐的世界各大交响乐团,几乎没有自负盈亏的,严肃音乐需要政府和社会力量的支持。”龚琳娜说。

于是,龚琳娜开始了她的“游说”之旅,在各种商会和商业人士集中的场合演讲、拉赞助,然而收效甚微。“投资艺术不像投资其他东西那样能够快速获得实际回报,即便支持艺术,企业家似乎也更青睐交响乐一些。”龚琳娜说。

无论对作曲家还是歌唱家来说,第一要务都是作品。龚琳娜说,2017年,她和老锣每个月要拿出新作品,挖掘中国古典诗词和神话故事的文化资源,从中汲取营养。同时,继续研发“声音行动”项目,即从中国的音乐、戏曲等艺术形式中,提取出一套歌唱、表演的方法,教给孩子,鼓励他们用这套方法进行新的创造。“我不是希望将来所有人都去当歌唱家,这是不可能的,而是希望以生动、有趣的方法,把中国的音乐、历史、文化传承下去。”龚琳娜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