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沁鑫担任了中国大戏院的艺术总监

图片 1

演艺大世界2019国际戏剧邀请展开幕大戏《秃头歌女》将于6月亮相中国大戏院

演艺大世界2019国际戏剧邀请展开幕大戏《秃头歌女》将于6月亮相中国大戏院

从《四世同堂》《青蛇》《北京法源寺》到《狂飙》……田沁鑫的代表作是戏剧爱好者心目中的经典。但对于自己的作品,田沁鑫一向低调。

从去年起,田沁鑫担任了中国大戏院的艺术总监,作为演艺大世界“国际戏剧邀请展”的策划者,她热情地向观众“吆喝”起自己挑选的戏。她说,戏剧邀请展是献给上海这座城市的礼物。

来自中国大戏院的优雅邀约

解放周末:您曾经担任过乌镇戏剧节的艺术总监,去年起作为中国大戏院的艺术总监策划了上海国际戏剧邀请展。戏剧展和戏剧节这一字之差的背后有哪些不同?

田沁鑫:戏剧节是一年一度的戏剧节日,会在一座城市或一个小镇里的不同剧场演出。比如国际上知名的丹麦国际女性戏剧节,它的剧目会分散在四五个剧场或广场上演。

戏剧邀请展往往起自一家剧场,在一个月或者几个月的时间里邀请国际、国内的剧目来演出,国际上知名的戏剧邀请展不胜枚举。中国观众最常看到的是大剧场或小剧场剧目,国内能演中型剧目的剧场目前还比较少,北京和上海都很缺中剧场,但是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大约有一半的剧目都是中型剧目。中国大戏院是一座难得的非常适合上演中型剧目的剧场,在这座剧场举办国际戏剧邀请展就是想弥补这个空白,让中国观众欣赏到国内外优秀的中型剧目。

解放周末:和2018年举办的第一届“国际戏剧邀请展”相比,今年您在剧目的选择与安排上有怎样的考量?

田沁鑫:去年我们用劲很猛,3个月里举办了54场演出,保持每周一部国际大戏的频率,其中有被观众称为“天才”的意大利导演罗密欧·卡斯特鲁奇首次带剧团来演出,还有美国普利策戏剧奖获奖作品《耻》等等。但是由于是第一次做戏剧邀请展,那些充满力量感的剧目在排序上并没有排到最佳的状态。

今年,我们进行了一次更为优雅的邀约,我们的内心因为去年的成功而有了一些安定感,邀请了难得一见的国家的剧团来演出,比如智利魔幻电影戏剧团。这个名字对中国观众来说可能比较陌生,但它在世界上很有知名度。他们将带来《电影女孩》的亚洲首演。这是一部将电影和演员的表演结合起来的多媒体剧,它在电影和演员之间的切换上很有节奏感,观众能够在剧场里看到电影院的效果,但比电影更有立体感,是舞台化的电影场面的呈现。

今年的邀请展上还有一个意外的组合: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将带来《荷马史诗》的重要篇章《奥德赛》,美国“荷马的外套”剧团带来的剧目恰是《荷马史诗》中的《伊利亚特》,我们无意中为观众凑齐了一部《荷马史诗》。

由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与上海戏剧学院联合制作的剧目《威尼斯商人》则是该剧的全球首演。此外还有一些中国剧目,比如由王学圻主演的《爸爸的床》、吴兴国主演的《等待果陀》等等。今年的名导演、名剧团、名演员比较平均,构成了一次优雅的邀约。而中国大戏院本身的气质也很优雅。它有着88年的历史,在沉寂了十余年之后在去年重新开幕。我觉得它的结构非常像伦敦西区的老剧场,是一座有故事的老剧院,后台的设施又非常现代化,给人一种复古的惊喜。

感受到哲学性或是看到人性

解放周末:作为艺术总监,您在剧目的选择上是否会带有个人的偏好?

田沁鑫:剧目的选择当然源自我的艺术鉴赏力,但是我会尽量把个人的喜好放下,我很怕我个人的喜好会狭隘了中国大戏院的“中国”二字。我希望为观众呈现的是海纳百川的、品类多样的、适合中剧场演出的剧目。所以我个人是否喜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剧目本身要有个性。比如今年的开幕作品《秃头歌女》是一部荒诞戏剧,其中的女主演非常会演戏,观众会充分感受到这位法国女演员的表演质感。

解放周末:去年国际戏剧邀请展的开幕作品是来自法国斯特拉斯堡国立剧院的《雪,覆盖下的真相》。观众对这部改编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慕克的小说《雪》的话剧反应不一,有观众中途离场,但也有不少观众表示非常感动。您如何看待观众对一部戏剧截然不同的反应?

田沁鑫:《雪,覆盖下的真相》是一部极具文学性的作品,有些观众可能会感到沉闷,但这其实是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改编话剧。

戏剧是包罗万象的,它是一种综合性的表达,有充满思辨的,有艺术感强的,有探索性强的,有从文学名著改编的,也有原创实验剧,还有流派戏剧,不同的戏剧都有不同的风貌,观众会从戏中感受到哲学性,或是看到人性。戏剧邀请展能给观众更开放的视野,同时也是一个培养观众的过程。我真心希望每一部戏剧都能找到自己的知音,也让每一位观众找到自己喜欢的戏剧。

解放周末:在探索性比较强的实验剧目和经典剧目之间,您更倾向于哪一类?

田沁鑫:我们在邀约剧目时会更注重剧目的经典性,经典的剧团和剧目是我们主要的邀约对象。在今年的邀请展上观众也会看到几部实验探索剧,比如吴兴国当代传奇剧场的京剧《等待果陀》、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导演何念执导的话剧《原野》等。如果要问我个人的偏好的话,我觉得《手提箱里的死狗》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多媒体实验剧。

不必在看戏前作审美预设

解放周末:您认为观众在看戏之前是否需要做一些必要的功课?

田沁鑫:做不做功课这要看观众自己的习惯。我不太愿意做审美上的预先设定,只会在演出前大致浏览一下剧目的介绍,做了功课可能就会有先入为主的感觉。

解放周末:身为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您导演的戏剧作品在国内外许多城市上演过,对不同地方的观众都有一定的了解。您觉得上海的戏剧观众有怎样的特点?

田沁鑫:我觉得上海是一座文艺气息很浓的国际化大都市,昂扬着一种海纳百川的文化自信。上海的剧场很多,有非常现代的剧场,也有具有历史厚度的剧场,位于黄浦区的演艺大世界——人民广场剧场群构成了一个戏剧文化的群落。上海观众的包容度很强,对于一些非知名剧团也有很高的接纳度。

解放周末:与电影、音乐等艺术形式相比,戏剧最大的魅力在哪里?

田沁鑫:戏剧能说出人心灵的秘密,是真人与真人之间的交流与情感共振,这是它在互联网繁荣的当下不可被取代的独特之处。好的戏剧能让大家走进一个剧场,看到一个故事然后从这个故事里得到一些人生的启示、温暖的情感,或是冷峻的理性思辨,抑或昂扬的正能量。

导演荐戏

《秃头歌女》

这部由法国红帽子剧团带来的剧目是被誉为荒诞派戏剧鼻祖之一的尤涅斯库的处女作。《秃头歌女》里没有秃头歌女,甚至根本就没有歌女。以独特视角在滑稽和无聊之间折射出现实的荒谬、人生的痛苦,借助中产阶级的生活缩影,用戏剧的荒诞对抗现实的荒诞。这场彻头彻尾的荒谬“戏弄”风靡了世界几十年之久,时至今日,剧中颠三倒四的对话、支离破碎的情景仍然迷惑着每一位勇于挑战的观众。在尤涅斯库眼中,这部作品既是“关于喜剧的喜剧”,又是“语言悲剧”。

《手提箱里的死狗》

这部由英国霓海剧团带来的音乐剧改编自诗人兼剧作家约翰·盖伊的经典讽刺剧作《乞丐歌剧》。用飞扬的想象力甚至有些古怪的方式,解构了百年前讽刺资本主义社会不公与腐败的故事,全剧充斥着幽默、巧妙和怪异。霓海剧团的演员们出色的肢体表现力,加以多种当代音乐风格,从怀旧的民谣到振奋的说唱、摇滚,配合奇特的木偶演绎,杂糅一体,极具戏剧张力。在舞台呈现上,剧团用框架、滑梯区隔舞台空间,让舞台既可以在瞬间随着演员迁换情境,又能成为演员的道具。

《电影女孩》

这是享誉国际的智利魔幻电影戏剧团首部访华作品,根据智利作家莱特列尔同名小说《电影女孩》改编。故事发生在智利前茶卡不措采矿区,女主角是小镇上的“说”电影高手,能化身为影片里每个角色,重现银幕上的喜怒哀乐。她的即兴演出比原本的剧情还精彩,编织出一个个令人忘却现实的魔幻时刻。作品借由一个善于“说电影”的女孩的一生曲折的经历,一步步叙述着在那曾经璀璨后来却没落的年代关于电影的神奇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